巫雨薇

冷门cp爱好者。致力于挖坑不填事业中无法自拔。

Hush Hush:

01

“去北方吧。”他凝视儿子,眼眸和唇齿都在颤抖。

Legolas蹙眉颔首,和父亲色泽相仿的金发随着他的决绝转身飞起涟漪,一句话也未落下。纵然他知道,只需一个farewell,便能将父亲的心理防线彻底击毁。他不愿意看见父亲落泪,他不想让父亲在自己心中镌刻的冰冷形象付之一炬。否则,他怕他会舍不得离去。

这个场景好熟悉。

胜似几千年前父亲的一场离开。

02

Legolas的小手紧紧扣住父亲身上银色的铠甲,那一身装备在宫殿门口惨淡的阳光下耀武扬威着冷冽的光,将他的掌心硌得生疼,但他却决绝地不肯松开父亲。

“Ada,你要去哪里? 不要走……”年幼的Legalos星眸含泪,眼眸和唇齿都在颤抖。

Thranduil的心痛苦地绞动了一下。他只能将身着戎装的坚实后背和一支宏伟磅礴的精灵军队面对着儿子。Thranduil终是没有转身,而是挣开Legolas,纵身跃上鹿背。柔软的金发蹭过Legolas稚嫩的掌心,然后画出一个俊朗的弧度。

他没有对儿子留下一声Farewell,没有留下一句回答,唯余Legalos撕裂的哭声在他的耳腔中荡气回肠。

他去讨伐了,讨伐恶龙,只为拿回妻子的遗物。

他愿意用生命去冒这个险,他欠妻子一场祭祀。

03

密林之王一去便是数百载。春去秋来,Legolas目睹着父亲去时路的两旁已成绿荫参天。他自己亦长大成人,俊朗貌美一如他父亲,金发悠长如流淌的银河,蓝眸似星辰坠落致海面,溅起涟漪氤氲。

百年的孤独迫使他只能每日刻苦地在密林的千年古树间穿梭练箭。桃子总是问他为何一定要飞跃在高处,他不语。

到后来,连Taureil也知道了,Legolas是每日都在眺望父亲,生怕自己错过了他归来。

直到有一日,他竟无意中射中了父亲的肩膊。

Thranduil回来了,箭伤对他来说自然是不足为提。但是此刻,Legolas眼前父亲的形象竟在他的脑海中隽永。去时的精灵军队已无一人归来,唯有大角鹿奄奄一息地载着父亲缓步行走,他的钢甲破败,沾染了一身血迹与尘埃,看上去惨痛而夺目。更为可怖的是他的面颊——左方竟是龙焰灼伤的痕迹! 那里的肉撕裂了,向内凹去,犹如残破的蛛网。

父亲居然去了孤山……

“我父亲回来了!他回来了!”Legolas哭喊着朝宫殿内飞奔而去。

这是他成年以来第一次落泪。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父亲。

04

那一夜,他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敢面对父亲。精灵的伤势恢复的很快,Thranduil曾几次传召他,他却一直倔强地隐藏着。

百年了,你去了百年,销蚀了一支军队,将我独自遗留在这幽暗的密林,竟然只是为了一件珠宝。

在Taureil的劝说下,Legolas终于同意了亲身见父亲一面。Thranduli见到成年的儿子站在自己面前的瞬间,他终究落泪了。

Legolas表情却无比淡漠,他恨父亲,他怨父亲。Ada这个词语已在脑海中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好久不见,父王。”

从那以后,Legolas再未称呼过他一声Ada。

<尾声>

Legolas走了,听从了Thranduil的指导,成为了一名护戒使者。

后来,他跟随其他精灵和弗罗多一起渡海,来到了西方仙境。

而Thranduil一直在等他归家。

仙境的阳光渐浓,寥落也似潮水一般向Legolas冲刷过来,像是悲剧里独白的王,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承受着只有自己明了的诅咒。

Legolas有时会回想起自己的童年。那几年对于精灵的一生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却是一道明亮的光,它必定耀眼温暖,像宇宙中心的金色恒星。

大约是因为有父亲在吧。他想。

但他永远都不会回去了。他要偿还父亲对他百年的冷漠,即使这让他心如刀绞。

他要让Thranduil也孤独百世,谁让精灵是永生的。

那就亦让自己,疼痛永生吧。

评论

热度(60)

  1. JonathanHush Hush 转载了此图片
  2. 巫雨薇Hush Hush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