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雨薇

冷门cp爱好者。致力于挖坑不填事业中无法自拔。

来生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考据有限,全程自我放飞√

祝各位食用愉快√

520大家一起来表白吧!


又是一年春。

黑衣的殿上人踏着月色而来,提着两壶美酒,不带仆从出门,会一时兴起而吹奏笛音的贵戚,源博雅。

安倍晴明坐在廊下,红艳的唇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

在经历过冬季的寒冷,从雪水中汲取养分而再度生长的植物不知何时布满了庭院,冬季不见踪影的野草也纷纷冒出,晶莹的露水点缀其上,如星辰落在地面上的美景。

看起来荒芜却又充满着生机的庭院,像是奇迹般的景色,充实着这个庭院的每个角落,一如它的主人。

源博雅坐在惯常的位置,带来的酒交给蜜虫,极其自然的欣赏着庭院中与众不同的生态。

并未有交谈,两人只是静静的看着院中,从不觉得有什么不自然,默契而舒适,令人享受万分。

樱花盛开了,在一处寂静中,仿佛能听见她的呼吸和舒展的声音,偶尔会有花瓣脱离枝头,轻盈的犹如舞蹈的身姿,袅娜着落在地面上。

“晴明,每次看到这景色,我总是充满着敬畏。”

“秋季落下的腐叶枯草,冬天留下来的融融雪水,变成了春天万物再次苏醒的生机,而逝去的生命,在这样的生机中变成了新的事物。好像变化了很多,但又像是并没有改变。”

“真是令人惊叹的事啊,晴明。”

源博雅拿起酒杯,将杯中酒饮尽。鬓发已有霜白的他内心还是如同稚子一般的纯粹。

“博雅,你才是令我惊叹的。”身着白色狩衣的阴阳师这么说道,红红的唇染上了酒液,显得水润润的。

“你说的,正是这个世界最根本的咒啊。”

“晴明……虽然我们相处了这么久,但我还是不明白。”

“打个比方。”

“嗯。”

“就像是佛教中常说的轮回,死去的生灵会再度转生,根据他的罪业或是恩德来判断他下一世将去往何处。生灵下一世再次投生,或许会变成花草树木,也或许会变成牛羊虎豹,也有可能变成人。”

“但追根究底,生灵的‘魂’便是它所赋有的‘咒’。”

“万物皆有魂灵,魂灵归于一处,就算是神明,有时也会随着时间而归去。然后被赋予新的‘咒’,再次出现在某个地方。”

“世间恒定不变,又瞬息万变,这就是咒的本质。”

“晴明……你说的我好像懂了,又好像完全不懂。”源博雅老实的回答,一脸苦闷。

“不过我觉得刚刚好像领会了什么的心情又没有了。”

“博雅是个好汉子呀。”

“晴明,你又在笑我了。”

“这是夸奖。”安倍晴明红唇边浮现笑容。

然后他们举杯饮下美酒,度过这个寻常的夜晚。

 

一月后,天降大雨。

比以往格外更加暴烈的雨下了足足三天,朝堂之上的天皇同大臣们商议对策,若是雨水不停,恐怕会有不小的灾害。

整个阴阳寮也忙碌了起来。而已经有了天皇关注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也在其中,准备祭典的事宜。

京中已有不少坍塌之处,待雨水停止后,还有更多的善后需要去做。

因为事物繁多,晴明就近宿在了阴阳寮中,随行的蜜夜将晴明递过来的材料放好,铺开了许多需要修改和检阅的卷轴的房间显得拥挤而狭窄,蜜夜轻盈的踩在少有的未曾铺满布料或是杂物的地面上,将晴明所需要的东西递出或者收回。

雨还在下,连成一线的雨幕,浑浊的泥水流淌,没入河流。

“轰——”

一声惊雷。

安倍晴明突然惊醒,时至夜半,外头雨水哗啦啦的下个不停,这声惊雷穿过了重重雨幕,钻进了他的耳中。

安倍晴明不语。

卜算之术安倍晴明不算精通,平日或许无碍,但雷雨夜却多少会影响结果。

这样的焦虑……无法静心。

雷声响起,雨水迅猛狂歌,世间万物在此时沉默,独余风雨。

‘雷’乃世间的正气之一,阴态之物将会避开。所以式也不能用。

阴阳师起身,站在外间长廊上,风雨洒落于身,而安倍晴明像是不曾察觉,将目光投向如浓墨重彩般斑斓的远方。

风雨大作。

 

“朱雀门坍塌——”去查探的戍城卫如此报告,在雨后需要重建的建筑物上增添了贵重的一笔,又没入了重重的卷宗等待需要时再度启用。

心中的不安淡去,却未曾消失。

今天有重要的卜祭,安倍晴明身为主祭祀人,必须在场。

狩衣烈烈,手中祭祀稳重而庄严,念诵响起,无形之气于身周环绕。

“天地并况,惟予有慕……”*

祭杖问天,祈雨止息,杖止,声停。

“吉!”

卜算结果令天皇同重臣减去不少担忧,大臣们纷纷庆贺,安倍晴明只影独立,于祭典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天皇请命告辞。

此举自然又令得众多大臣议论纷纷,而主人公已经离开宫中。

 

大雨在傍晚停息,如山石般厚重的云变得轻盈,如烟如雾,像是流动的薄纱,曜日的光芒于西方投向世间,赤色光芒重重渲染了半边天幕。

残阳如血。

人所能见到的、不能见到的生灵们在黄昏肆虐。

 

牛车咕噜噜的往前走去。

穿过街道,走过大门,越过几条长廊。于晚霞漫天中,白色狩衣的阴阳师见到了身着常服,外表一如往常的殿上人。

源博雅坐在廊间,身侧并无随侍的仆从,两条香鱼同两个酒盏放在手边,看着这至为绚烂而华美的景色,嘴唇边带着笑容。

“晴明。”

“博雅。”

他们这样招呼,安倍晴明走上前,坐在为他准备的位置上,红唇边也带上了若有似无的笑容。

 

打理整齐的院子里,时令的鲜花有次序的开放,晚樱在轻微的和风中摇曳,被大雨打的凋零的早樱已是近乎残败,只余零星花朵徐徐展开。

院中并无一丝杂草。

他们安静的饮酒,像是如过去的无数个夜晚的相聚。

“晴明啊……我,在昨夜看到你在雨中。”源博雅突然开口,夜色掩去了日光,一轮弦月高悬,星子慢慢涌现,以肉眼可见的姿态在夜的黑幕中散发光芒。

“我很担心,那个身影太熟悉,让我感觉就是晴明一样。”

“然后我拿着伞冲了出去,一直到了朱雀门附近……”

“那个身影还想往里走,我喊着晴明,但他并不回头,正考虑着是不是认错了人,打算回返家中的时候……”

“那个白色的人停下了,回过头,正是你的模样。但是我总觉得不对,现在想来,大概是什么奇怪的咒术,让我把他认成了你。”

源博雅停了下来,看着正在仔细倾听的、他的至交。

“我啊,大概是要死了吧。”

天上的月光,闪烁的星光,此时都落在了这两个男子的身上,眼中。

夜气还犹带着未尽的雨水之气,而天宇星月交辉,在修饰美丽的庭院中,他们相顾无声。

“朱雀门……是朱吞童子吧。”安倍晴明用着比以往更低的音调,慢慢的说道。

“是啊,如果不是朱吞童子大人,恐怕博雅我在昨天就要赴往阴间了吧。”

“那个像是我的身影,是我们曾见过的那一位大人吗?”

“……是啊,晴明。”

“泰山府君亲自来迎接,连我也没有办法了。”

二人又同时沉默,万籁俱寂,人世的别离让两个纠缠至深的灵魂在心中仿佛有着无尽的悲切。

风轻柔的吹拂,源博雅轻轻咳了一声。

“博雅……”安倍晴明那红如鲜血的唇开合,轻轻的唤了一声。

 “……晴明,我很高兴。”源博雅露出一个略显虚弱的、又十分平静欢悦的笑容。

病容已在这位已快是古稀之年的男人身上浮现,那是天命所限的,正在逐渐熄灭的生命之火。

“我源博雅,此生最大的成就,就是成为你安倍晴明的朋友。”

“……我也是。”

“我安倍晴明,何其有幸,能结识源博雅。”

“我也是。”

源博雅眼中闪烁着,伸手,握住了安倍晴明探出的手掌。

并无任何的狎昵,或者别样的感情。只是十分温柔的,将彼此的内心紧紧相连。

 

*同年九月二十八日,源博雅逝世,享年六十三岁。于此之后的二十五年后,公元1005年十月三十一日,安倍晴明逝世,享年八十四岁。

在璀璨如星河般的历史长河中,安倍晴明同源博雅,在历史上留下了重要的痕迹,他们以不同的方式守护了自己所珍爱着的事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二人的关系变得无法追溯,时至今日,已无可追。

 

千年后。

京都市上京区。

晴明町。

热闹而庄严的祭典在晴明神社举行,今天是最后一天,也是最重要的一天。

安倍晴明公一千年祭斋行于今日举行。

在重重人群和庄严热闹的祭典上,两位年轻人不期而遇。

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但在看到对方的同时,就像是残缺的半圆终于画上了完满的另一半。

 

明明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取自两汉刘彻的祝祷文《天地》

*卒年取自360百科,安倍晴明词条,源博雅词条

 

本文纯属同人,和现实人物和事例无关。

 

                                                                    End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