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雨薇

冷门cp爱好者。致力于挖坑不填事业中无法自拔。

松间谈

其实这文的别名是上树谈恋爱x

好久不见还有人记得我吗~【。

短,甜,调剂心情√

祝食用愉快,关爱冷门,从我做起【xxx


风轻云淡。

翠绿青竹沙沙轻响,砍竹人持着柴刀,挑选自己心仪的竹材,乐呵呵计算着自己又能进账多少。

青城山上的道长路过,碧色衣衫浮动,行走轻盈。砍竹人未觉,细细瞧着粗壮青竹,又瞧见了几只小巧的,刚刚冒尖的笋子,躬下身,这是眼角余光掠过一片暗色,眯着眼往远处一看,只窥见那几乎融入翠竹之中的人影。

今天的天气很好,适合……上树。

东方未明发辫一甩,手脚并用,动作麻利的爬上了一颗横斜而出的青松。

厚厚的松针带着新生的绿意,像是松软的毛球,但若是贸然触碰,只会被尖锐的针尖刺伤。东方未明攀上更里一点的位置,若不注意,倒还真看不出原来藏了个人。

阳光正好,藏在树上的青年横在枝干上,心里数着数,从眼前的松针上数,一根两根,三根四根……在数到一千零八根的时候,一道微沉的男声传入耳中。

“东方兄。”

听到了自己想听的声音,树枝上的青年低下头,对着树下一身绿衣的少侠哂然一笑,“燕兄。”

蓝衫的逍遥谷三弟子好整以暇,垂下的眉眼里带着熟悉的笑意。松针细密,风吹过,细碎阳光洒落在他眉眼上,而树下的燕宇抬首仰望。青城山未改,而江湖潮起潮落,终得平盛繁华。许多年了,旧事渐渐淹没在尘埃里,那些惊心动魄的过往,也如同涟漪般归于平静。

“刚从洛阳回来?”东方未明熟稔的招呼,“日头有些辣,燕兄上来说话吧。”

燕宇倒也不曾推辞,飞身往另一侧树枝落定,就算是上树,也做的好像是在自家待客一般从容镇定,“刚在山脚遇见了谷兄。”手往怀里掏出一封信来,东方未明顺手接过,那叠的四四方方的纸一抖,露出满篇的字迹来,“……唔,过阵子就是师父诞辰,大师兄问我回不回谷一趟。”

捏着宣纸,东方未明心中泛起了一丝怀念,眼神一转,“燕兄,萧兄近来如何?”“无妨。我无碍。”燕宇回答的坚定,“哈,燕兄果然懂我,”东方未明收起信,四四方方的叠好,纳入怀中,“逍遥谷四季繁丽,甚感怀念,不知此去,燕兄可愿一同?”

眼神落在对方面上,东方未明目光灼灼,“朝廷那儿近来也算是消停了,你那叔父……”他不是很乐意提起,嘴角拉了拉,“也算是没那么执着,想把你拉回去给他卖命,也幸好萧兄入了朝,至少还能知道点朝廷的消息……不至于被弄回去之后才发现。”语气颇有些抱怨,又像是调笑,“不然啊,我这个闲散的挂名王爷,恐怕就不能像现在这样清闲了。”

燕宇沉默,剑横在他膝上,黑沉眸色一派沉静,“……我不会答应。”眼神一直凝视着眼前的青年,“现在很好。朝野稳定,不需要我。”

“这样的确很好,”拉着燕宇的手,东方未明笑的眉眼弯弯,心中快活,“管那个老头儿作甚!对了,上次陆兄送来了几坛子美酒,还没开封,正巧拿回去!”他兴致勃勃,仿佛之前的沉静模样从未存在,满腔热情,“燕兄,这次你可要多住上几日,让我也尽一尽地主之谊~”

“好。”燕宇答的干脆,身侧枝头的松针被东方未明不曾顾忌的动作弄得摇晃起来,晃晃悠悠间,撒落几簇碧绿针叶,燕宇伸手,将落在那毛茸茸马尾上的一簇摘下。

东方未明一愣,终于发现自己在树上闹的动静有些大。任由对方指尖捏住那针叶,凑过来的脸表情专注又带着他独有的静谧,视线落在那对淡色唇上,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

辗转缠绵,拈着松针的手搭在东方未明肩头,二人都有些气息难平,呼吸之间犹带热度,枝干遮掩间,枝叶摇晃沙沙作响,伴着若有似无的闷声喘息,止不住的情意绵绵。

东方未明有些难耐,伸手欲将人带入怀中,然而下一刻,身体腾空,两人仓促间翻身落地,一个青城派小有声名的一字电剑,一个江湖盛誉之下的逍遥谷弟子,从树上掉下来摔了个结实,真真是叫人笑掉大牙的笑话。

旖旎气氛消失无踪,面面相觑间,燕宇理了理身上衣物,面上透着些许薄红,东方未明干咳一声,心道好险,正想张口,一人此时从山道上过来,“弟子见过燕师兄!掌门有召,特来寻师兄回去。”转而抱拳,“东方少侠。”

“燕宇即刻便回。”眼神往旁边一滑,即点头应下,东方未明同那弟子互相见礼后也作告别。见着燕宇随那弟子走开,东方未明摸着怀里的信,扬眉一笑,快步跟上那两人脚步,“正要下山置些物件,燕兄不介意同路吧?”

“………………无妨。”

 

天光正好。


end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