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雨薇

冷门cp爱好者。致力于挖坑不填事业中无法自拔。

风花雪月

灵感之源‘风花雪月’,不是游戏里的那个_(:зゝ∠)_

菠菜有放,只是搬运过来,庆祝下昨天看到的一起在喜马拉雅的同好【喂

祝食用愉快√


春风拂柳,细细的垂柳落在湖面,宛若美人落下的青丝,带着这西湖惯有的风流多情,细软温柔。慕名而来的游人们也放慢了匆促的脚步,立在湖边,仿佛能体会到古人颂扬的景致,沾上几分风雅气度。
西湖潋滟晴方好。自湖心亭漫步而出的华服青年满身的悠然,气度从容,远远一位挎着刀,面容俊秀的蓝衫青年,一副熟稔地和路过的所有杭州本地的女性打着招呼,甚至连外来游玩的小姑娘也抛了几个媚眼儿,直叫人红了脸。那风流子招呼完了,桃花眼一转,落在这悠哉的人身上,眼底的笑意更是多了几分,往前一走,啪的拍上那华服青年的肩膀。
“东方老弟啊,这一别数月,可叫陆某好生想念,听闻这宜春院来了个新美人,东方兄不妨随我一同去见见?”
陆少临满面的调笑,浑身上下就差写上了‘嫖客’二字,糟糕的叫人家不忍直视。
幸而这人的这幅德行东方未明是完全明了的。东方未明心想,但还是太糟糕了,这个人。
忍不住摇了摇头,东方未明笑,自然的拍下了这人揽过来的手,轻轻松松再走了几步,岔开话题,“我好不容易来了杭州,堂堂御赐钦封的陆总镖头莫非就想同老友这么站着说话?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哎呀,这不是看到东方老弟太高兴了嘛。”被人不轻不重揶揄了的陆少临,陆总镖头也不尴尬,大方一引手,“明月楼上好的酒菜备足了一桌,新来的厨子手艺不错,老弟可要好好尝尝。”末了,还加上了一句,“自然,比不得我们的东方王爷手艺好~”
东方未明也跟着笑,当初患难过的情谊到底是还在,他也不是什么拘泥于身份的人,江湖人总有着江湖的习气,那些个规矩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个束缚,陆少临这般对他倒是更好。
欣然允之,两位故友并肩相携而去,路上少不得言语来往,互相之间更是少了几分生疏。
到了明月楼,这杭州赫赫有名的金风陆少可不是白搭的,雅间干净整洁,东方未明先是阻止了陆少临叫一个姑娘上来唱曲的‘美意’,方才能清净的坐在窗边进食。
龙井虾仁,西湖醋鱼,还有一直有所耳闻但却未曾品尝过的宋嫂鱼羹,口味清淡,鲜美爽口,厨子的手艺可见一斑。东方未明忍不住算了算这次的菜色有哪些不错,打算好好讨教一番,回头自个儿做着吃。
反正也清闲的很,不过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东方未明咬了咬筷子,魂飞天外的样子叫一旁的陆少临瞧了个正着,正愁着没有姑娘唱曲下饭的陆少眼神一亮,这幅少年怀春相思病的模样他一眼就能瞧个通透。
没有姑娘,有故事听也不错嘛。
好奇心大起的陆镖头一副凑热闹求八卦的表情,东方未明正想着先学了回头再说,反正吃的人不愁,就感觉到了一股灼灼的视线。
东方未明:“……”
突然这么热情感觉有点毛骨悚然啊陆嫖头……啊不,陆大镖头。
东方未明正不明觉厉的警惕着,那厢陆少临收起了那逼人的视线,人模人样,但在别人眼里恐怕就是一副明显的‘不怀好意’,尤其是领略过此人之糟糕的东方未明,更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陆少临满面笑意,摸了杯酒故作风流的啜了口酒,“东方老弟你可真是不厚道,怎么有了心上人也不和兄弟说说?别的不成,就追求心上人这方面,我陆少临可是鲜有败绩~”
东方未明心内吐槽着这人之厚脸皮又上了一个台阶,面上却是神神叨叨的,一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表情,无辜的叫人觉得怀疑他一定是自己的错觉,但陆少临可没那么容易糊弄过去。
“哎~未明老弟,装傻可是瞒不过我的,瞧瞧你方才那副出神含笑的模样,不是思念心上人,又是什么?”
东方未明一愣,破天荒的突然有些尴尬起来,暗自腹诽这人还真是在这上头敏锐非常,虽说他也没打算瞒多久,可也不至于就这么被看出来了……
瞧着这位兴致勃勃的样子,东方未明知道此事不给个由头肯定会被追问到底,也就干脆承认了。
陆少临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拿着筷子端着碗,一副要听故事的姿态。你还打算听着这个下饭吗陆少?东方未明暗叹误交损友,睨了眼这位八卦心起的陆大镖头,慢吞吞开口,“陆兄也只有在这时眼功最好。”
也不待对方回嘴,“不过,陆兄当真要知道在下的心上人?”东方未明反丢了一个问题,陆少临反而更加好奇,像是有只小猫伸爪子在心尖尖上挠,痒的很。
“兄弟的终生大事,自然是要关心一二嘛。也叫陆某见识一番,东方老弟的魂儿究竟是叫何等的美人儿勾了去。”陆少临自认为笑的风流倜傥。
“……多日不见,陆兄你依然如故啊。”一样的糟糕。
东方未明摇了摇头,回忆起初见此人时那乱七八糟的经历,不禁为自己默哀了一小会儿。
那一日初至杭州,跟着两个前辈,来的时辰有些早,他自己一个人大街小巷到处乱逛,路遇江瑜时被介绍去衙门顺便帮着史捕头破了个案子,百草门的巩兄性子大大咧咧,粗放的很,威胁那药店老板时他看不过眼,帮着说了几句话,然后将巩兄的草药采了足份送给他,此事也算是个了结,之后和一个流浪厨子探讨厨艺,多增了几分见识,再去为蓝姑娘赎簪子的时候,恰好在茶楼碰见了他。
茶楼一旁倒是瞧见了爱品茶的徐兄,还有小徐兄,彼时他还没料到会碰见他,见到他时还真是十足的惊喜了一番。
不过也是有趣,看见一个人对着他还能滔滔不绝的模样。
东方未明回忆了一会儿,忍不住自个儿有些想笑,不过身边某个人还在等着他的回话可没忘记——东方未明执着盛了美酒的白瓷杯,说了一句,“陆兄……小弟的心上人自然在小弟心中是最好的,但若是陆兄眼里,我可不知道该说好与不好了。何况小弟喜欢的人啊……可不是一般人。”
“哎呀,东方老弟,别卖关子了,不管是何方仙神妖魔,我陆少临走南闯北这么些年,什么人没见过?”陆少临笑的春风拂面,“就算是个男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还真叫你猜对了。事到临头还是有点局促的东方未明翻了个白眼。
风忽然有些大了,携裹着隐隐花香,自窗棱滑入,暂且打破了这场谈话。间或有几片碧色柳叶捎着风而来,青青翠绿,不似那青城山上那青松的古拙沉静。
俗话说,你惦记着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时时刻刻都往他身上去想。
东方未明这幅动不动就走神的模样落到陆少临眼里,陆少临感叹着他这兄弟是实实在在患上了相思病,恐怕还病得不轻。
何止不轻,说是甘之若饴也不为过。
东方未明一笑,“人生难得一心人,相思入骨又何妨。”念着这酸不溜丢的情诗,陆少临恍然有种被炫了一脸的错觉,正打算好好敲打敲打这看起来在故意炫耀的东方老弟时,门在此时却是又被敲响。
这次来的是金风镖局的镖师,陆少临不甚满意,这来的时机也忒巧。
无辜的镖师被自家总镖头瞪了一眼,摸摸头不明所以,东方未明则是松了口气,忙不迭叫他进来,那镖师小心瞧了瞧陆少临的脸色,没见阻止,也就宽了宽心进了门,把一早交代好的礼物呈上。
那礼物看起来长而狭,木质的匣子,堪堪比之人手掌宽。陆少临的不满来得快去得快,心宽的很,挥退了镖师自个儿拎着匣子,又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东方未明见这匣子也心生好奇,但见着陆少临那副模样,又有点手痒。
陆少临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一绝,瞅见他这小兄弟满眼的蠢蠢欲动,连忙正经起来。
毕竟他堂堂玉面郎君风流倜傥的金风陆少,顶着一对儿乌青的眼出门……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对比武力值后终于老实的陆大少把手里的长匣放在膝头——桌面没地儿——手脚利索的打开了铜扣。
一抹凛冽寒意自匣内溢出,内里之物带着新生的铁锈气,锋芒毕露。
“好剑!”东方未明识货,瞧得出是一柄相当不错的宝剑,可见匠师手艺卓绝。
“得小老弟一言,这剑可是荣幸得很。”陆少临见东方未明喜欢,心里也高兴,他一向对自家兄弟毫无吝啬,“听闻东方你游历时对各类兵器情有独钟,偏爱宝剑,正巧城内的匠师得了新图纸,琢磨了小半年才打出这一柄成品。”
东方未明兴致勃勃,嘴里碎碎念叨,“……寒铁为基,混合七分黑晶,二分蓝晶,反复淬炼……剑刃薄而锐,应至少三次回火……”估算着材料,虽然他打铁的技艺并未修习至圆满,但他收藏的多了,眼光也就高了许多。“……陆兄,这剑制的不错。”东方未明满口夸奖,完全没注意听旁边人说的话,陆少临头一次被无视至此,索性就把剑直接递了过去叫人看个清楚明白,到底是个话唠的性子,又随口一问,“东方老弟啊,我记得,你并不是专攻剑术的吧?”
东方未明头也不抬,“燕兄喜欢。”
一言毕,陆少临感觉有哪里不对。
东方未明还在神神叨叨着拿着剑估量,完全没发现他刚刚的回答已经令一旁的陆少临摸到了蛛丝马迹。陆少临看着专注的东方未明,思考着这位好兄弟,朝廷新晋的异姓王莫不是和那天家盛宠的燕王燕兄有了些他当初没发现的小故事。
陆少临心思百转,几乎是不到盏茶便理出了头绪,东方未明此时过了个小瘾,心里还是惦记着身边好友在场,不能冷落了不是?于是就恋恋不舍的将剑放下,告歉致意的话刚打算出口,那厢笑容诡异若有所思的表情硬生生叫东方未明的话卡在喉咙。
……感觉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东方未明脊背一凉。
陆少临摩拳擦掌,打算好好刨一刨这两位‘兄弟’之间的故事,这二人成了好事,居然都不告诉当初共患难过的好友之一,真是太叫人伤心了吧。
说着是伤心,陆少临脸上满面红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终于见到了当年不曾见到的香儿美人,还得了青睐呢。

今天的风儿有些喧嚣。
东方未明差不多是狼狈蹿出了明月楼雅间,谁说长舌的只有妇人?八卦起来的男人也丝毫不遑多让,叫人无福消受。
此时东方未明不禁又想起了那个虽然沉默寡言,但说话却是简洁有力的身影。
燕宇。这个名字萦绕在唇齿间,就能叫他不禁一笑,心跳声都多了几许温柔。
杭州美景诚不我欺,然他惦念的,也只有那青云之燕,在那高台宫殿之中是否安然。
匆忙间他倒是把剑给带了出来,手中无鞘却执着利刃,无怪乎刚刚有个路过的渔夫绕了个圈子,没敢接近他身周一尺。耳功卓绝的东方未明心想,又要回去明月楼去见那位陆兄……霎时苦了脸的东方未明犹豫半响,硬是没敢立刻返身回去。
还是他的阿宇好……东方未明念叨。
风迎面吹拂,刮起衣角裙裾。花枝轻舞,纷纷扬扬落了树下的行人一身一地的缤纷,还有些打着卷儿,缀在那美人鬓角衣襟,更添几分这春日明媚。楼上的窗台边有少女清歌,软语悠扬,甜糯的像是新酿出的桂花酒。
东方未明正巧就在树下,不过他轻功卓绝,花瓣片叶未沾,路上行人见了这俊俏的功夫,还有使这功夫的俊俏郎君,纷纷叫好,东方未明不曾料到,颇有些意外和不好意思。
有什么从上往他这坠下,东方未明下意识一躲,那物事落了地,粉红的花瓣轻颤,犹带几分柔弱,正有些摸不着头脑,东方未明往上一瞧,一位佳人正睁着杏眼似怨非怨的嗔来,方才想起这花枝实乃当地人示好的风俗。
告罪一声,东方未明拾起脚边的残花,拔剑出鞘,手腕翻转,轻轻巧巧的便将那花枝并着一枝新鲜的桃花送归原主。
这一上一下也是极快,几乎是出手如电,众人还未反应,便见那一对花枝送了回去。
这是委婉的拒绝,大抵是耍剑耍的漂亮,那佳人亦不见幽怨,得了新的花枝反倒是欣喜的很,东方未明见状,向周围人一抱拳,潇洒而去。
数日后。
皇城之内,圣眷正隆的燕王燕宇正接到驿站新送来的包裹。包裹内有两样物事,狭长的木匣不用猜也知该为何物。燕宇常年八风不动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只是打开木匣的动作比之往日快了几分。
寒光凛冽,剑走轻灵。果不其然,又是一柄好剑。燕王平时并无其他喜好,就爱这君子之器。
抚了抚这柄好剑,身周气势温和了几分,再接着去取那另外一样东西。
捏着薄薄的纸张,信封被他小心打开,一股细微的花香传来,隐隐约约的,像是桃花的味道。
燕宇取出内里的信件,稍一抖,便见几片干瘪的桃花夹在其中,像是主人不经意间落下,赠给他人的春日余香。
“……此去杭州数日,得见故友,彻夜饮酒甚为开怀,只惜燕兄未至,颇为遗憾。”絮絮叨叨了许多,燕宇也十分耐心,逐字逐句的读了下去,“……诸事已毕,约莫下月月初可返。”
下月……燕宇算了算这封信在路上的时间,按照东方未明的脚程,恐怕就在近几日便能见到他。
眼底冰霜如薄雪消融,将宝剑挂上藏剑阁,燕宇将信妥帖叠好,放在另一处匣内,和以往的信件一同收起。
风扑面而来,跋山涉水,不远万里,有人携桃花自屋檐翻入窗台,眼神明亮如星,笑吟吟的面上犹带狡黠,更有人温酒相候,伴着那人的絮絮碎语,偶尔回应几句。寂静无声处,更是听了一夜的春雨落红,也未曾离开。
天边月明。

评论(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