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雨薇

冷门cp爱好者。致力于挖坑不填事业中无法自拔。

番外1 那个已经很熟的帅哥请和我谈恋爱吧

作者心力交瘁的被手机客户端搞的想哭……
 答应的HE结局之一, @修改器大侠初翻雪  之前燕明燕的结局之HE篇,请查收~

白色的房间内,两个医生在上下忙碌。这位躺在床上的病人身份特殊,上头的压力不小。医生动作老练,把输液管准确插入病人手背上的静脉。透明的葡萄糖随着那根细细的管子往下流,又注入血液中,维持人的生命所需。

这是这个病人的第三次住院,医生都已经习惯了这位富豪之子每隔一段时间的昏迷入院,检查后也只是身体衰弱,但却发现以往轻微的精神疾病倾向变得恶化起来,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甚至开始影响身体。 

那种精神疾病并无攻击倾向,但伴有大量的幻觉,又和现实对接,令患者分不清现实和虚幻,而那种幻觉又消耗了病人大半的体力,使患者的身体越发脆弱。 

医生检查完毕,记录下今天病人的情况,见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也就转身打算先去喝口水润润嗓子。 

大床上的人无知无觉,干净的病房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而床尾露出洁白干净的名牌。 

一行数字伴随着烫金字体,四个正方宋体跃然其上。

“东方未明。” 

“快!心脏复苏!”红色的提示灯闪烁着不祥的意味,叫人心中发冷,一身白大褂的医生面上发红,满脸焦急。

仪器被人握在手中,此时争分夺秒,完全是在和死神博弈,心跳检测仪上的线条依旧平稳,仿佛已成定局。 

医生感觉自己的胃沉甸甸的,像是吃下了铁块,硌的他想吐。 

“……他活着。”正在为床上病人做复苏的助手突然开口,眼前那略显瘦弱的胸膛有着十分轻微的起伏,而一旁的仪器则更加精确些——跳动的心脏虽然微弱,但切切实实,这个病人,东方未明的性命,保住了。 

医生不敢置信于这天堂地狱间的差距,但仪器是不会骗人的。 

而那边立下大功的助手将手套脱下,取了一旁的纸巾,把自己额角渗出的细汗擦去,又拂过鬓边刚刚从帽子里漏了出来,未曾来得及收回的深绿发丝。 

东方未明一直都处于自己的幻觉当中。 

他自小就有着不一样的经历,也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年岁增长,这种像是幻觉一样的症状一直伴随着他。 

东方未明曾试图去挖掘这些画面究竟有何意义,可是却毫无头绪,每日在理清自己究竟是谁中矛盾。 

就像是现代玩烂了的穿越重生一样,不可思议就有这些画面浮现在头脑里,在那里,他有着和现在完全不同的人生,可除却他自己,其余人都面孔模糊,看不清楚。

渐渐地沉溺下去是在高中,他的梦在那段时间频率高的可怕,那是他已经知道这样的幻觉并不是好事,可是好奇心令他隐瞒了下来。 

那个时候,他的世界有了不一样的色彩,那个他有一个好身体,上蹿下跳无一不会,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孤独,同龄的孩子觉得他好欺负,大些的大人们又不看重这么一个自幼丧亲的小孤儿,但好在他自己并没有颓废,在听了说书人说的小虾米大侠的故事后,像所有少年人都会有的热血,他决心去拜师学艺,成为大侠。 

东方未明对那个世界充满了好奇,武功侠客,就像是他常看的小说和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一切都和他现在的生活不同。 

不用困在床上和病魔斗争,不会身体弱的连重于玻璃杯的东西都拿不动,有一个健康的,还能够高来高去,和同伴好友嬉笑游玩的身体。 

然而现实如此残酷。 

东方未明满心惫懒,父母的殷切期盼并非看不到,可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不如沉溺在幻境里罢。这是他唯一能够逃开这令他窒息的现实之处。

再一次睡去,东方未明隐约感觉,似乎有什么将要发生。 

豪宅里脆弱的小少爷陷入他期待的梦境中,天际未明将曦,尖锐的鸣叫伴随着红色信号灯划破黑暗。 

“……你是谁?我觉得似乎见过你。”穿着病服,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小少爷满面的迷茫,门外穿着不同深浅交错竖条纹的医生顿了一下,头脑里隐约有些什么要破土而出,可始终像是隔着一层什么,叫人烦躁。 

“燕宇。”医生顿了顿,再度开口,“我们之前见过。” 

“燕宇……”小少爷陷入沉思,门外的医生安静等着,等他想起来。 

“哦,对,我认识你。”小少爷点点头,笑容灿烂又可爱,“你是青城派的大弟子,青霞子道长的首徒,燕宇。” 自称燕宇的医生点头。 

“那……我是谁?” 

“东方未明。” 

“东方未明……恩,我是东方未明。”扎着半长马尾的患者笑起来,将眼前的门打开。 

燕宇踏过门槛,那边的东方未明满脸的笑意,坐在床边晃荡着腿,苍白瘦弱的躯体显得格外纤细,但那双眼却是明亮的。 

“唔……你怎么没有拿着你的剑?”东方未明有些奇怪,“我可记得呢,你出门从来都是带着剑的。”他又想了一会儿,“不对,剑是违禁品,是不能带着到处走的。” 

东方未明颠三倒四的说着能不能带和为什么没带这件事,燕宇认真听着,然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自己的外衣口袋里取出了一只白白嫩嫩,带着粉色尖尖的桃子。 

东方未明眼睛更亮了,立刻忘了刚刚纠结的事,伸手就想拿。 

“洗干净。削皮再吃。”燕宇手一躲就叫人落了空。他的身手还是那么好。东方未明悻悻然缩回了手,眨着眼瞧眼前这人,模模糊糊的记忆里闪过些影像,充满着白色的花瓣和清甜的香味,好像咬一口就能滴出甜蜜的汁液。 还有一个碧色的影子,渐渐和眼前这人重合起来。

“你知道分桃断袖吗?” 

“……” 手一抖,连接起来的果皮被不慎削断,燕宇对于差点削到自己的手指的水果刀看了一眼,顿了顿,沿着断掉的桃子皮再度削下去,没回答。 

东方未明对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感到诧异,抓了抓头发,但瞅着对方八风不动的神色,又看看断掉的桃子皮,东方未明似乎也觉得自己问的太突然。 

的确是个很奇怪的问题……他不回答也正常。 

待燕宇削完了皮,东方未明如愿吃到了自己喜欢的水果,那桃子咬下去的时候汁水四溢,正值季节的水果总是带着特有的鲜甜。 

燕宇观察着这位对他而言很特别的病人,沉默以对。 东方未明吃完了桃子,满脸的汁水,燕宇取了一旁的纸巾,东方未明注意到这个动作,顺从的就把脸给伸了过来。 

燕宇:“……” 

身为新丁能接到这样的病人本该是好事,不过燕宇每次见到这个人总有种奇妙的感觉。 

上次见面是手术台,那时他还没仔细看,但在按压着起搏器时,他紧张得比之前任何一次手术都要严重。 

就像是害怕他就这样死去。 

燕宇对神鬼一说并没有什么好感,但现在隐隐约约对这类事有了点不一样的看法。 

下班,燕宇脱去了一身的工作服,换了身简洁的黑色长袖。他的家离医院并不远,步行大约十五分钟就能到。

他一向独来独往,甚少交际,这次也是因为老师的推荐而往这家医院就职。 

燕宇取了钥匙,正要开门,隔壁邻居家的门发出一声开锁的声响,一个身着白色长衫长袖,头上还戴着一顶同色方形布帽,服饰古意的青年人突然走了出来。 

“……” 

“……”两个人分别冒了一串省略号,场面瞬间跌入冰点,正当燕宇打算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回家休息的时候,对方开了口。 

“你是……隔壁住的燕宇……燕先生?” 

燕宇感觉那个省略号之后或许并不是现在的原话,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妨碍。燕宇点点头,算是招呼。那边的白衣古装青年笑的一脸高深莫测,一拱手,“原来如此……燕先生,若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不妨来问我。在下……我是徐子易。” 

燕宇不明所以,还是点头,惜字如金。“徐先生。” 

自称徐子易的青年人笑的意味深长,得了满意的回复后辞别,下楼时还犹带着那种极为有趣的笑意。“这次的时空管理也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回头和那小子也说说。” 

徐子易瞧了瞧一旁的建筑物,辨别了下这是哪个位置,掏出手机给某个老熟人打个招呼。 

星轨开始缓慢的变化,而白日里,天空上一轮明日掩去了所有的光芒。 

今天东方未明醒的有点早。 

鼻子里尽是医院所特有的消毒水气味,即便是再豪华的房间里也会有着这样的味道,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人们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床上的人安安静静的躺着,睁开的眼睛里一片茫然。 

东方未明觉得自己的脑子从未有过的清醒,什么是记忆,什么是现实。 

但他又觉得自己有点乱,他的脑子里就像是存在着另一个自己,明明他该是一个富家子弟,却又梦见自己在一个小山村长大,明明他拥有一个几乎完美的家庭,可他在记忆里又是一个孤儿。 

他曾经自己去找过原因,但除却一些空想一般的学术理论,好像并无其他可以解释。 

原本他只是浮现幻觉……但是直到那天他彻底犯病…… 东方未明思绪纷纭,想起他当时的那种震惊失措,好似一直以来的以为都被那一眼给震碎,彻底混淆了两个世界。 

他想,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前世今生,是不是……他所见的,就是真实? 

东方未明闭眼,眼前再次浮现出一片碧色,山中竹木成林,而有个人正在竹林中间。 

剑舞的真好。东方未明一笑,取了自己身侧佩剑,一式漂亮的潇湘水云直刺那几乎融入竹林中的碧色身影。他张口,喜悦并着笑意,唤出那人名姓。 

然后那人回头,容貌清晰可辨,熟悉的就像是刻在他的心上。 

“我做了一个梦,”坐在病床上的人一脸信誓旦旦,“和你有关。” 

东方未明絮絮叨叨,说着幻觉里所见到的故事,“我看见你在林子里舞剑,剑舞的可漂亮了,旁边还有很多竹子,然后我俩比了一场,你被我偷袭,”东方未明顿了顿,努力回想自己所见情景,“然后我们打了很久,最后是我赢啦。”他笑嘻嘻的,“我的剑法可是会聚气的,受伤也不怕!嘿嘿你被我打败的时候肯定觉得不高兴!觉得我在耍赖皮!可是我的剑法就是这样厉害~熟练度可是百分之百~” 

他笑容满面,讲得绘声绘色,“不过你才不像我那个二师兄那样小气,输了也不会斤斤计较,你当时就是抱着剑,说了一句‘多谢东方兄赐教,燕某获益良多。’就没别的啦。” 

燕宇削了个苹果,切好之后给人递过去,东方未明接的自然,吃了个满口香,末了又是满嘴的果汁,笑意盈盈的眼里注视着这一人的身影。 

燕宇则是取了张纸,那边某人闻弦歌而知雅意,乖巧的凑过脸蛋,让他能够好好的擦个干净。 

东方未明此时乖顺的像是被伺候的舒服的猫,一双褐色的眼亮晶晶的。燕宇也不禁拍了拍就在手边的脑袋,手底的触感,真真像只宠物。 

某位被当做人形宠物的某人得寸进尺,一把抱住自己喜欢的人不撒手,而燕宇不曾挣开,以至某人满脸的阳光都灿烂的不像话。 

“燕兄……燕医生,我喜欢你。” 

“……好。” 

风云遏止,那些模模糊糊的片段都不再重要了,没有什么比这个回答更好了。 

午后温柔的阳光底下,是二人相拥的影子。 

东方未明的病开始好转,多年一来一直抑郁在心的矛盾打开,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他的幻觉依然存在,有时他会对着来看望他的父母说你们是谁,或者对着入院的一个心脏不好的老人叫师父,还有来看望他的亲戚家的少年人叫二师兄。 

但他唯一不会错认的只有他年轻的主治医生燕宇。 

他的精神日渐好转,可多年以来垮下去的身体却并不太好,有时还是会如同以往那样说些叫旁人不明所以的话,拿着养在瓶子里的花,比划着舞动,满天的花瓣撒的到处都是,说是在练剑。 

这个时候也只能去叫他的主治医生,然后就看着那位年轻的医生牵着东方未明往院子里走,值班护士拿了扫帚将这一地的花瓣扫拢,偶尔看向窗外散步的两个人时,相携的背影宛如一对璧人,并不热烈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发间,映着一圈白,好似一夕陡生白发,刹那便是白首。 

岁月静好。 

暗夜里,某栋小公寓中,一个绑着小马尾的青年挨着另外一个比较沉默的青年,拉着人家的手比划着什么,而对面坐着的一对兄弟显然满脸的习以为常,但还是一副‘你们要不要这么瞎眼’的表情坐在那里,最后是那个绑着马尾的青年人终于心满意足,笑眯眯的和对面的兄弟俩开腔,举起了酒杯,“为了庆祝我们的成功~”

HE1 END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