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雨薇

冷门cp爱好者。致力于挖坑不填事业中无法自拔。

乐谢 夕阳残照影

重要的事

这篇是BE,是BE,是BE

害怕补刀请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作死

真的


谢衣醒了过来。

像是从渺远的地方游荡,又似是做了一个深深的梦。

眼前一片模糊,继而清晰。

然后眼中便映入了熟悉的身影,乐无异脸上神情似哭似喜,带着小心翼翼的眼神落在谢衣的身上,仿佛他随时都会消失。

谢衣看着眼前的人,一向自持而固守的心间突然裂了一道缝隙,有春花自枝头探出,在脸颊边化出一抹柔软的弧度。

那弧度如此温柔,直直的伸入人的心里,仿佛度过了数载寒冬,在这一瞬间温暖如春。

乐无异不禁露出了一个笑容。

——暌违多年,终于再次相见。

乐无异的眼神在这一刻明亮如星,金色的眼眸熠熠生辉。

谢衣不禁想要伸手,想要轻轻的,轻轻地抚摸乐无异杂乱的褐发,想要用自己的双手,让浸染风霜的他能不再蒙尘。

乐无异只是觉得心中的喜悦像是涌出的泉水,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还伸出了手,想要安慰他。

这个人是真的。

这个认知如此美好,让人唯恐是梦。

谢衣干燥而温暖的手覆在了乐无异的脸颊,乐无异一偏头,手按在谢衣手背蹭了蹭,又觉得不够,然后就直接手臂一展,将谢衣紧紧地拥入怀中。

真好,能再见到你……师父。

谢衣被人结结实实的抱住,毛茸茸的头发扫过他的脸颊脖颈,谢衣轻叹口气,得空的右手顺着乐无异的发丝滑过,一下又一下,耐心而纵容。

良久。

乐无异终于从失而复得的喜悦里回过神来,发觉自己此时做了什么,才梦游一般的把谢衣松开,自然而然的牵起了谢衣的左手后,脸上露出了腼腆之色,结结巴巴的开口。

“师、师父……”

谢衣看着眼神游移不定的乐无异,被牵起的左手感受到些微湿润,像是因为心虚而溢出的汗液。但即便如此,乐无异也不曾放开。

相连的手掌如此和谐,谢衣本觉有些异样,但是又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对之处。

掌心相贴,仿佛天生便该如此。

于是谢衣抛去了这点不适,坦然回握。

乐无异感觉到了回应,更是觉得谢衣的掌心温暖无比,竟是让他的脸颊也热了起来。

能如此相见……再无遗憾。

青藤垂落石壁,坍塌的石块混合着泥土,有阳光自缝隙中穿过,洒下细碎金芒。

馋鸡听令化作蓝羽鲲鹏,乐无异拉着谢衣,并肩前来。谢衣慢慢的随着乐无异的步伐前行,漏下的阳光落在白色比甲上,随着步子而向他移动。

谢衣并未在意,此地阴暗,石子四散,目光便落在脚前,避免摔倒。

目之所及,谢衣却突然一怔。

……方才有一处较大的光斑,但……

竟是如此。

阳光一如方才那般明媚,然而谢衣却只觉这处洞窟中的凉气直直窜入心底,冷的心惊。

谢衣抬眼想对身前毫无所觉的青年说些什么,却在下一刻失去平衡,往前倾倒。

记忆的碎片像是突然苏醒,纠结着呼啸而来,谢衣的脑海里盘旋着无数的画面,鲜血和纷争,百年孤寂,百年杀戮,还有三次身死。

还有这个及时抱住他的人。

身体渐渐僵直,流散的气力令谢衣稍微动作便如同千斤压下,但谢衣还是用尽了力气,抬起手,覆上这个人的脸颊,那对金色的眼睛蕴含着悲怆,分明没有任何液体流动,却绝望的仿佛失去一切。

“傻徒儿……”

谢衣低低叹息,心头裂开的缝隙陡然弥散,生出无尽的遗憾来,那遗憾如同荒草,眨眼间便布满了心头,萋萋成荫。

乐无异紧紧握住谢衣的手,那双手刚才还温暖着,此刻却随着那如烟的白雾流逝,就连谢衣身上的色彩也在逐渐失去。

阳光不知情的落下,令谢衣宛如透明,乐无异慌乱无比,“馋鸡!帮我挡住,挡住阳光!”乐无异嘶声吼叫,蓝羽鲲鹏听出主人的焦急,一对翼翅展开,遮天蔽日。

“师父……师父?别走,好不好,别走……”

乐无异也不知该怎么做,只能声声请求,可是如果请求能够实现,如何还能有这人世道不尽的辛酸苦辣,悲欢离合?

怀抱空了……乐无异低头,仿佛谢衣还在这里,还在他的怀里。

他以为这一次不会再失去了……以为是一个好的开端,以为是经过漫漫长夜的黎明,却未曾料到,这是夕阳最后的挣扎。

长夜将至……

乐无异眨了眨眼,干涩的眼眶里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的,连哭泣的力量也随谢衣而去。

“是不是……我永远都留不住你……师父。”

声线平静如斯,隔着生与死,再也不复得见。


我终究找不回你。


END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