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雨薇

冷门cp爱好者。致力于挖坑不填事业中无法自拔。

情感咨询室的故事·存文6

鱼大壮壮壮:

369

领赏归来的屠苏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去天墉和自己的身体会和——他被拦路打劫了。

“叽叽~”馋鸡可怜巴巴地拦在屠苏面前。

屠苏蹲下身来把它捧起来:“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你的主人。”

“叽叽叽。”

“你不在乎?看来你是真的饿了。我去给你买些食物吧。”

“叽。”

“那你要吃什么?”

“叽叽叽叽!”

“无异做的饭菜到哪找去呢?”

“叽叽叽叽叽。”

“……可是……”

馋鸡的蓝色豆豆眼闪烁着令人怜惜的波光点点。

“好吧,你带路,我们这就去无异家。”

鸟语八级的百里屠苏,把给鸟喂食看得比寻回自己的身体还重,真是爱鸟人士的典范。


370

陵越在听过夏夷则解释情况后默然无语,而陵端简直笑得快从椅子上摔下来。

“这是自我遇上百里屠苏那小子以来最棒的一天!小哥,你快说,他和谁交换身体了?一定是又丑又胖的家伙吧?”

“就像你一样?”刚进房间的芙蕖立刻嘲讽起了陵端。

“芙蕖!你这混蛋!我才不丑!也不胖!”

“呵呵。”芙蕖看也不看陵端,直接向陵越汇报:“大师兄,屠苏师兄他可能在秉贵的工作室。”

“工作室?听起来并不像贵校的风格。”

“是的,秉贵是天墉唯一一个研习机械制造的学生。”

“既然是机械制造……”夏夷则眨了眨眼睛,“看来我们要找的‘屠苏’肯定就在那儿了。”


371

“先不急出发,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陵越依旧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陵端,你违反了校规,需要去图书馆公益劳动。”

“胡说!你倒是说说我犯了哪条校规!?”

“修订版第三十六章第五节第十二条。”

“什——还真有?”陵端立刻掏出手机翻阅校规,果不其然发现了那条规定。

“所有的校规我都记得。”

“怎么可能!校规那么厚足足有十几兆,你是怎么全记住的!?”

“因为这些校规屠苏犯过八成——”

“你最多不过记住百分之八十罢了。”

“——而我犯过剩下的两成。”

夏夷则不由地多看了陵越一眼。


372

乐无异对着镜中屠苏的脸左瞧右瞧。

半晌,他放下镜子,深吸一口气:“其实只要接受了这个设定,还挺不错的不是么?”

“没错,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太……奇妙了。”秉贵不住地点头,“我说今天屠苏师兄是怎么会进我的工作室呢,原来不是屠苏师兄啊。”

“他以前都不进来的么?”

“是的,每次都只在门口跟我说话,他总说自己是不祥之人,有些地方不应进入。”秉贵看起来有些失落。

“他呀,总是思虑太重。你看,我现在用他的身体走进工作室不是好好的?”

“是啊!”

无异左拳敲右掌又右拳敲左掌:“好像被一股奇异的责任感摄住了一样,我觉得我应该趁着控制屠苏身体的时候多做一些他原本嫌少涉足的事情。”

“比如?”

无异从病服的口袋里摸出了屠苏的手机,一勾嘴角:“自拍。”


373

无异的家温暖又温馨,有美味的食物、舒适的家具、和善的室友,以及几十把悬浮在室友身后进入备战状态闪着寒光的宝剑。

“你不是乐无异,却占据着他的身体。”禺期漂浮着缓缓逼近,一点也不和善,“说吧,你是谁?”

“…………”


374

“原来是紫胤的学生啊,我和他曾经有过一场愉快地交谈,他是一位非常不错的小伙子。”禺期立刻进入长者状态。

小伙子……屠苏迅速预估出眼前这位发色怪异的小少年的真实年龄。

“在铸剑这方面我们交换了不少观点,他非常敏锐,有很多意见让人印象深刻。”

所以师尊新的藏品的来源就是……屠苏低头喝了一口茶掩饰自己的表情。

“言归正传,现在的情况是你和乐小子交换了身体?”

“是的。”

“找到应对方案了么?”

“没有。”

“咳咳,年轻人果然经验不足。”禺期轻飘飘地抛下一句话,同时快速地瞥了少年一眼。

百里屠苏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顺水推舟地问道:“您拥有长久而丰富的生活智慧,能给我一些建议么?”

禺期用就算你这么恭维我也不会高兴的表情高兴地回答道:“这个嘛,你们为什么不试试看重现当时的情景呢?”

“您是说……”

“从高楼上跳下去再一次砸在他身上。”

“……非常具有启发性的想法。”屠苏把茶杯放回桌子上拿了一块小饼干,硬生生转移了话题,“饼干不错。”


375

天墉城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默然无语地低头看手机,与之前鸡血的状态判若两人。

芙蕖急了:“屠苏师兄居然自拍了!我要成第一个和他自拍的人!”

她一溜小跑奔向秉贵的小屋,完全忘了正事。


376

夏夷则、陵越和红玉慢一步走在后面。

“红玉女士,任何建议?”

“把他们两个的头按着相同条件撞击,说不定能恢复正常哦。”

两个年轻人齐刷刷扭头惊恐地看着这位年龄是秘密的女士。

“哈哈,我开玩笑的。”

完全看不出来啊!陵越和夏夷则同时用表情说。


377

不速之客打断了禺期和屠苏安静而其乐融融的茶话会。

一位熟人蹑手蹑脚地撬开大门,无视了客厅里的主人,径直走向藏品室走去。

禺期这个暴脾气当即就要站起来,屠苏连忙安抚性地起身对他说:“您请坐,我来就好。”

这个人行窃都不安静,一直念念叨叨:“山寨大王那个蠢货,居然背信弃义!说好奖金对半分,他却想黑吃黑……嘿嘿,好在他确实是个蠢货,不知道狼王的弟弟最宝贝的是他的那些玩具。现在那小子不在,我就机会来拿。嘿嘿嘿嘿,看来最终还是我慧明胜……我的老天爷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被绑架了嘛!!!!!!!”


378

离慧明后悔进入这间公寓,还有三秒钟。


379

夏夷则三人到工作室的时候,房间里先来的三个人正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讨论自拍的艺术。

“咳咳。”陵越咳嗽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乐无异抬起头,冲他露出了一个灿烂到炫目的笑容:“你好,你就是屠苏的师兄吧?久仰久仰~”

陵越听到了自己世界观破碎的声音。


评论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