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雨薇

冷门cp爱好者。致力于挖坑不填事业中无法自拔。

暗星 第二章

情人节默默的丢了个更新。

只能保证不坑但是其他的就……好比懒癌晚期。

祝大家早日找到何意的情缘。

继续修文C_^


#救命我为什么就这样扑过去了#

#喵了个咪的这个人好像生气了#

#心跳的好快怎么办#

#求拯救啊夷则!!#

内心弹幕已经丰富到变成圣光的乐无异此时不曾明白好友那边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但他的眼前这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乐无异天生的俗称天赋的运气此时百分百发挥了它的意义,危险的直觉让乐无异这些年行走江湖的本能被唤醒,虽然大脑停工,但还是勉强躲开了这近身的攻击后随手拔出了偃甲袋里的武器,恰恰回过神来然后就见眼前的被害人一脸冷然举起武器,刀尖对准了自己,一副不容情面的样子。

“喵了个咪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任务已经开始了不然我俩一起来吧!!!”毫无断句的喊出声,而后迎面而来的一刀很明显的不是答应的意思。

嘶,速度好快。

心里划过这么一道感叹,乐无异下意识的握紧了剑柄。手里的晗光还是老爹给的,不过老爹交代过不能轻易动用……刚刚一时情急就顺手拿出来了。用一下……应该没问题吧,平时削木头什么的也用的晗光……也没什么事发生……算了,等过会儿再收起来,藏好就是。

思考不过瞬息,乐无异手掌汇聚灵力形成防护,远处激射而来的刀气被削弱,堪堪贴着大腿划过。这样不行,受伤的话一定会输。此刻求生本能占据了乐无异的所有意识,对方自正面以刀气构筑成网,连绵不绝的攻击下迟早会支持不住。

乐无异心中思量,心念电转间撤去防护侧身一滚,正要起身时危机感划过心头,未曾多想便毫不犹豫的根据经验往前一滚,正巧一处土堆就在手边,手中长剑一砍一挑,土块犹如飞沙一般随着杂草散射而出,乐无异心中松了口气,抓住机会爬起来,心口却突然一沉。

喵了个咪的……!眼睁睁错过机会的乐无异心中嘀咕一句,心口的沉重感挥之不去,无法,咬牙往侧边一跃,险而又险的擦着直直刺过来的刀尖,落地瞬间依凭这些年以来最快的反应在身周旋出剑光,对方终于退却,乐无异就此空隙快速瞄了一眼周围,灌木和树木此时都不能作为保障,喵了个咪的,怎么这么厉害啊……还没在心里说完,对方的刀就紧随而至,乐无异在心中哀嚎了一句为什么远攻近战都那么厉害,结果差点被刺中肩膀,得了教训的乐无异瞬间挥去了所有的杂念,专注于战斗。

恩,好在体力还没见底,否则真的就撑不住了。长剑一横,格挡住下劈的刀锋,对方身形轻灵诡谲,先缠住试试吧。乐无异瞅住空隙,起势剑诀一划,一套流影剑发挥了个淋漓尽致。但对方也并非初入武道,能单人屠榜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剑法之中总有空隙,而流影剑显然也不是完美无缺。这刹那的时机对于黑衣青年来说已经足够,刀身一格,一个瞬身离开包围,返身便是一记重踢,乐无异剑势未收,躲闪不及之下被直接踹中了肩胛。

“喵、喵了个咪……”单手拄着剑,半跪在地上的乐无异喘着粗气,眼前一片黑沉沉的,心口阻滞下坠之感越发的严重,连被踹中的伤口都无法挪开半分注意力。

暗色衣衫的男子握着刀,眼神静谧,“你,有什么愿望?”

“别、别问我,让我……先、先喘口气……”心脏揪紧了,耳边隆隆的杂音充斥在脑子里,根本听不见问话,缓了一会儿,乐无异才艰难的开口,“你刚刚……”话还没说完,就见人警觉的往一旁躲开,一只色彩鲜艳的禽类神气活现的扇出一道法术,直直追着那边而去,连瞧都没瞧这形容狼狈的乐大公子。

乐无异:“……”喵了个咪的为什么连灵兽也无视我!

心脉处的不适感终于缓和,乐无异双手拄着剑,正要起来,肩膀处的疼痛在此时终于引起了人的注意。“嘶!好疼!那人的鞋上不会装了什么机关吧?这得多大的戒备心啊……”心口的阻滞感平复了些许,幸而他也随身携带了不少疗伤药物,忍着疼痛取出一瓶市场上千金难求的的帝女玄霜,指甲一挑,胡乱涂了些先止住流溢的鲜血,而后吞下另一颗内服用的药丸,药力在吞服不久后生效,随着灵力流动治疗伤处,轻吁了口气,大难不死的乐小公子刚刚起身,然后往东的方向便传来一声长鸣。

这个声音是——

乐无异没来得及细思,身上的伤刚被止住血,恢复了些战力的人捞起晗光,直直奔着声音来源,毫不犹豫的将手中长剑飞旋射去。

……

初七正在走神。

一般而言也没有人能发现这个习惯。

初七一向面无表情,而一般情况下,出行也会带上面具,平时隐匿暗处,何况,身为暗杀者,也不会有什么人特别去观察初七的心理活动。

今天他不过是例行上侠义榜挣取金钱,不料倒是碰上了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彼时初七被一只当康偷袭,这次的任务对象对他而言不太好对付,不过身上的药品尚且充足。初七自恃身手,且赏金丰厚,冒一定危险并不妨事。

只是意外这种事……通常无可避免。

先是同人缠斗,后又被偷袭,即便强悍如初七亦是需要缓和才能更好的对付接下来的攻击,又或许是今天实在是运气欠佳,在初七避过尾随而来的一道术法时,另一只当康的攻击正好落在了初七行进的点上。

当即陷入怔然的初七头晕目眩了会儿,看来是必然会陷入负伤战斗的局面在下一刻偏又滋生了新的事故。

最后……

初七被安置在篝火旁,手里还被塞了一块香气四溢的烤肉,细小伤口被人撒上了上好的药粉,似乎是他曾经看见过的标价相当高昂的疗伤圣品。

下界人……当真奇怪。

初七将手中的烤肉咬了一口,酥香鲜嫩,火候正好,即便是初七这种特殊情况也觉得非常美味。

他曾经试图烤肉,最后只剩下一块焦炭。

苦而涩,干硬难嚼。

最后初七还是把它吃的干干净净。

他对于食物并没有什么特殊要求,饱腹而已,无论是难吃还是好吃,对他而言并无妨碍,而他特殊的体质也能免疫大部分毒素,只要能吃,他都可以面不改色的吞下去。若非来了下界必须饮食,省略掉也并无不可。

但是这个……

很好吃。

初七想着,犹豫了一会儿,眼前的下界人对他并无恶意,也不是窥探秘密的危险人士,他的眼睛里没有野心的光辉,是澄澈干净的色彩。

机缘巧合罢,身手勉强的普通人,不宜杀掉,处理也比较麻烦。

……嗯,就这样。

被无意识收买了的初七这么认真的下了决定。

乐无异头顶翘起的呆毛伴随着又一次躲过了灾难的本事,继续精神抖擞的挺立风中。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