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雨薇

冷门cp爱好者。致力于挖坑不填事业中无法自拔。

暗星 第一章

修文章。

欢迎抓虫。

侠义榜仅次于太华山逸尘子的乐无异少侠此时遇见了他人生中的头等大事。

——又被逼婚了。

今年年方19的乐公子头一次感受到了人生多艰。

乐无异,堂堂定国公府的世子,靠着家学和天赋,年纪轻轻就成了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少侠,虽然不比他的好友,也就是排名第一的“风流少侠逸尘子”,也算是出了名的年轻一辈,他的偃术虽不见得可以令他做到点石成金撒豆成兵这种神乎其神的事,却也可以算得上是出神入化,可以完成大部分别人看来十分棘手的任务。

当然了,乐无异这显赫的家世也足以令人津津乐道,不过却奇怪的少有人知,而今知道的,不过是常年呆在侠义榜附近的越星奕和好友逸尘子,哦,他还有个名字,叫夏夷则,是个皇子,虽说小说里头风流多情的很,但本人压根连心上人都没有,结果现在因为这乐夏二人走得近,江湖坊间还流传着“长安年少乐无异对风流多情逸尘子一见钟情,不惜断了袖子”这种胡编乱造匪夷所思的传言……夏夷则本来不清楚,但是就连乐无异的好娘亲,定国公府的主母——傅清姣都在以一种特别的口吻打趣,夏夷则身为晚辈不好质问,只好逼着有名的八卦人士茶小乖吐露实情,听完了始末的夏夷则自人说完,一张漂亮的脸红白青黑轮了个遍,就差拔剑而起怒指问天……幸而那个时候一只灵蝶翩然而至,及时阻止了一场单方面殴打的诞生。乐无异不禁叹了口气,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刚平息了事态,夏少侠也走了,事件完美落幕,就是钱袋为什么不留下来啊……因为花钱太大手大脚被迫交出钱袋的乐无异再次叹气。夷则啊夷则,你好歹给我留点住宿的钱,这下好了,连累本偃师现在身无分文,流落江湖,逃家都快变成要饭了,唉……这日子没法过了。

“先看看偃甲袋里还剩下什么……唔,偃甲器材都还在,要不卖艺也不错。但是现在都这么晚了……也没人看啊。”乐无异苦恼的托着下巴,“几个朋友那里也不能去,娘亲精着呢,我可不想被娘亲罚。”回想了过去如何被罚的乐少侠抖了抖,决定在自家娘亲被哄好之前绝对不要被抓,“老爹,就靠你把娘亲哄好了啊!”

因为不想被逼相亲而逃家的乐无异拟定好行动方针,而现在最迫在眉睫的麻烦——钱,才是必须要解决的大事。

右手握拳敲击着左手掌心,乐无异下意识的做出了最习惯的小动作,表明他正在思考。

“对了,侠义榜!”思索到好主意的乐无异点头,自鸣得意的一抹鼻子,“嘿,就说嘛,本偃师怎么会为了钱烦恼!”

行动派的乐大少爷立刻启程跑去侠义榜。昏黄的夕阳给人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暖意,褐色的长马尾在半空一甩一甩,正如其主人一样的自在。

咦,这么晚了,还有人在?脚步停下,乐无异有些好奇的看着侠义榜前明显是刚刚完成一件任务的青年。看起来是个老手,要不然和他组队试试?有些任务一起来会更快些吧,所得均分就是了,一半一半,这样公平。

打着小算盘的乐无异决定开口邀请,打定主意要和眼前这位穿着黑衣的人一起组队,走上近前,就被这人侧脸吸引了注意力。

是个美人诶……

颜控本质的乐无异在心里感叹了会儿,心中更是抱着一份期待,希望能和眼前人一起接任务,最好能认识一下,美人嘛,就是用来欣赏才好。那位黑衣的青年此时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神情淡漠,右侧眼睑下有一个泪滴形状的印记,眼睛里一片晦暗难明,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哇……正脸也很漂亮,不知道声音怎么样。脑子里头转悠着极不靠谱的念头,打算上前打个招呼。

“……什么事。”

乐无异感叹着美人不愧是美人,声音也很好听……微低的男声,醇厚清冷,如夜风拂过,微凉,又令人觉得有些留恋。

像是在哪里听过……?

陷入自己思绪的褐发青年还没来得及回话,眼前人就已不见踪影。

咦……咦!?!!!居然就这样走了……抓狂的挠了挠头发,乐无异眼前闪过刚才那人的面容,心脏砰砰的跳快了好几下。有种熟悉又亲切的感觉,但又不知从何论起。

从来都不会纠结太久的的乐小公子活了十九个年头才体会到心律不齐的滋味,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念头,脑容量空间不足的乐无异只有期盼于唯一的好友兼同伴赶紧回来出出主意,想想这人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还是怎么样,嗯……知道了之后又能怎样?

模模糊糊掠过了太多的想法,乐无异运转过速的大脑此刻呈现高速使用状态,而表面上看起来就像是在发呆。

大脑被烧着了的乐小公子乐无异明显没发现,他求助的对象,此时明显属于远水救不了近火的状态,而他纠结的对象,此时正结束了任务中要求的最后一只妖兽的性命。

等不到救场的乐无异,眼睁睁的看着侠义榜前法阵一亮,令他苦恼的对象就这样一脸无辜的站在眼前,又一次取走赏金。

“……”黑衣青年察觉身后之人似乎未曾离开,据气息而言并无威胁,获取劳动所得之后查看任务清单,心里计算着今天还要做几个任务。

此时已是入夜,入秋的江陵夜间并不舒适,甚至有些寒凉,乐无异终于把脑子里头乱七八糟的思维清理干净,正要开口,就见人食指一点,法阵骤起。

喵了个咪……!!

头一次有这种速度的乐无异只来得及在心中念了一句口头禅就紧跟着消失在了法阵之中。


那山,那水,那青年。

身着蓝白衣衫,褐发凌乱,有着胡人血统的大好青年乐无异刚刚理好的大脑又一次超载负荷,一脸呆滞。

——因为,他刚刚心烦意乱的对象,同样是性别为♂男的黑衣人,正因为他的一时冲动而被他压倒在身下,此刻正抬起一双平静无波的眼睛看着他。

原来眼睛是深灰色,不是黑色啊……

用着生命花样作死的乐无异呆呆与人对视。

神也救不了你了,痴汉。

而此时,某个被我们主角呼唤的夏公子正接收到灵蝶搜寻失败的结果,此刻心怀担忧的想着是不是自己离开后好友那边出了什么事。

天际之上,紫微蒙尘。

暗翳已生,国之将乱。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