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雨薇

冷门cp爱好者。致力于挖坑不填事业中无法自拔。

流光

“又到春天了啊……”庭院里的桃花树又开了满树,粉红的色彩填充了视线,美丽而芬芳。一阵风吹过,纷纷扬扬的落下来,像是一场雨。

已成了大偃师的定国公府的小公子乐无异斟了满满一杯酒,长长的褐发绑了个辫子,垂在身后,服服帖帖的,或许是因为比之前留的长一些,所以不像年轻时显得那般凌乱,只有那刘海还有着几分年轻时的朝气,看得出绝不是个省心的主。

不过,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往了。

将这一杯酒洒下,看着它没入泥土,而后端起另一杯一饮而尽,权作祭礼。想必那个人也不会介意的吧。

——师父。

坐在树边的大石头上,慢慢的回想起以前的事,每一次坐在这儿总是能令他回忆过往,不知是听谁说过,一个人活着或是死去,不是看他是否活着或是死了,而是是否有人记得他。这样看来,师父倒是永远活在了他的心里呢,嘿。

那个温暖的午后,第一次见到的那个戴着面具的大哥哥,后来的谢伯伯,再后来的师父。有的时候缘分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说不清楚又道不明白,只是相处了那么短的时间,却像是过了一辈子那么长。他这一生,似乎只是萍水相逢,可最终的结局,却是刻骨铭心的疼。

师父,你说过,生命,至为灿烂又至为珍贵,无法复制,永不重来。可是,有些时候,生命在珍视之人的面前,却不重要。你还说过,学好偃术,去回护想要回护之人,但我没有做到,我最想回护的人,已经在我可以回护之前……就回不来了啊……师父。

不知道偃甲人会不会有来世呢?师父你那么好,如果连来世都没有,总觉得有些伤心,师父你有感情有知觉有人能有的一切……所以,是可以转世的吧?生死之间我还见过你……所以一定不会转不了世的。

对了,如今闻人和夷则都还好,阿阮虽然变成了露草,但夷则还是决定好好养着阿阮,想着有一天阿阮能再化形和我们见面,不过夷则最终还是回了皇宫……虽然我觉得皇位什么的是个苦差事,无聊又麻烦,可是夷则还是决定去夺皇位,说是为了红珊娘娘复仇……我也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但是夷则会是个好皇帝,更何况我也不能坐视夷则出事……

絮絮叨叨着念了很多,在这个微暖的时节,仿佛连空气都染上了温柔的颜色,像是某年某日的那个街角,一个带着面具的青年偃师与一个孩子的初遇,柔和又温暖,是能够铭记在心底的美好。

带来的一坛子酒终于喝尽了,涓滴不剩,人也有些微醺的醉意,日头渐西,已是傍晚。

稳稳的迈着步子,如今他的酒量可比从前好得多,至少不会几杯下去就不省人事,微风吹拂着长长的发尾,粉色的桃花被卷起掠过,像是送别,又像是无奈的催促着人快些回去。

回了房间,把一身偃师装换下,右眼的镜片也放在床头,沉沉的入了梦乡。

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梦见师父呢……呼……

褐发的偃师带着期望渐渐睡着,尤带笑意的嘴角依稀如旧,笑意融融,温柔的很。

……

又是那个街角……那个人……还有那只他收藏了多年却又放飞的偃甲鸟。

“孩子,你是谁家的?你怎么哭了?”师父还真是温柔,见到个小孩在路边哭也要关心一下,嘿嘿,不愧是我师父。

“孩子,别哭了……方才见你喜欢这只偃甲鸟,若将它送与你,要不要?”恩恩,当然要,留着以后才能见到师父嘛。

“好孩子……但是,我这偃甲鸟很是贵重,不能白白给你。作为交换,你须得答应我一件事。”师父其实还是很狡猾的嘛,就是有些死心眼,可如果不是死心眼,现在站在这里的,就不会是乐无异了吧。

“孩子,终有一日,你会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遇到你要回护的人。到那时候,若你手无缚鸡之力,可怎么办才好?”是啊,要好好学来保护师父……可那个时候我还不懂。

“所以说,男子汉立身于世,需得有一项足以立身的技艺。往后你要听话好好练剑,不许再为这个哭鼻子了。能做到么?”如果师父你留下,自然不会哭啦。

……

清晨醒来,阳光微曦,一缕发丝翘起,睡姿还是不太好的乐无异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一阵风拂过,带来几片庭院的桃花,好巧不巧的,有一片正好落在摊开的掌心上,像是故人归来又离开,只余残花问候。

合拢掌心,在窗边复又摊开,任风卷起带走那片残红,笑容浅浅,像极了梦里的那位故人。

那片花瓣飘飘扬扬,飞过庭院,去往不知名的远方,而他停在这里,做他未做完的事。

终有一日,他会再度起航,踏遍山川河流,以偃术帮助能帮助的人,虽然不知道做不做的到像师父那样,可他会努力去做。

让每个人都能欢笑,不再用有限的时间去做那些令人无奈的悲伤的事,能够平安喜乐,安安静静的度过一生。

转身,将一身偃师装穿戴完毕,脚步坚定,笑容灿烂而阳光。

师父,我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好好努力的。


多少人生如流光转瞬,然,传承不断,则永远不会消失。

那些沉重的过往终究是化作了沉甸甸的责任与希望,道路不会平顺,但是人心却是可以坚定不移。

多少年以后,乐无异和谢衣之名早已没入尘埃,但偃术一道,却永不断绝。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