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雨薇

冷门cp爱好者。致力于挖坑不填事业中无法自拔。

乐三谢 甜甜的小段子

乐1.0谢

谢衣灵魂附在了初七使用忘川之前的刀上,乐无异捡到了,后发觉其有刀灵,结果阴差阳错谢衣又附上了偃甲鸟——

谢衣:(新奇动了动)诶诶小无异,你用了什么法子让我变成这样的?

乐无异:(吃惊之后抓了抓头发)我、我也不知道……难道我又安错了导灵栓?

谢衣:(扑扇翅膀,跃跃欲试)安错导灵栓?你一定还有地方弄错了吧?图纸拿来我瞧瞧。

乐无异:(纠结)你也会偃术?那你帮我看看。

谢衣:(别扭的用翅膀和爪子拨了拨图纸)你这里的设计偏了半分,用的材质……不错,偏移半分不过是对磨损会更大些……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乐无异:(突然想起了什么,心虚)那什么……我好像……又记错口诀……

谢衣:(闻言兴致颇高)重复一下念法?这么有趣的新式偃术,不研究一番就可惜了。

乐无异:(松了口气)你不怪我?

谢衣:(不屈不挠费力用爪子勾住了人衣衫,声音里笑意满满的)不怪不怪,好歹我能动弹了,比之前呆在刀里有意思多了。小无异,刚刚的问题你可还没回答。

乐无异:(听到偃术问答也认真起来)恩……好像是……

谢衣:(听完回答笑的打跌)小无异,可真有你的!把一段引灵口诀背成这样,结果倒是便宜了我。看来我遇见你之后运气倒是变好了。

乐无异:(不好意思)我……也就是误打误撞……嘿嘿……

谢衣:(伸出翅膀拍拍人)不过,偃术还是要稳扎稳打,结结实实的学好才行,我看你挺顺眼的,你要不要和我学偃术?

乐无异:你的偃术很厉害?比谢爷爷还厉害?

谢衣:(心中意气风发)谢爷爷?和我一个姓,不过我的偃术一定是最好的,不然你和我学,看最后谁的更厉害。怎么样?

乐无异:(抱臂)好啊,但是你一定没有谢爷爷厉害!谢爷爷可是古往今来第一偃术大师!

谢衣:好大的口气,小子,我肯定比你那谢爷爷厉害,等着看吧!

乐无异:一言为定!


乐2.0谢

谢偃在乐府后院的桃花树下小憩,乐无异过来寻人,见此一幕,正欲为人添衣——

乐无异:(轻手轻脚的打算反身去拿薄毯)……

谢偃:(察觉到什么睁开眼,看见了自己徒儿微笑开口)无异?

乐无异:(回过身不好意思)师父……吵醒你了?

谢偃:(调整姿势端坐起来)无碍,方才正读着定国公所藏偃术书籍,一时困倦,竟是睡着了。不知无异来此可是为了为师而来?

乐无异:(努力把脸上的热气压制下去)那个……师、师父,也没什么大事……

谢偃:(笑容温柔)无异,有话但说无妨。

乐无异:(努力镇定)就是、就是今天闻人和夷则他们要过来,说仙女妹妹的灵力流失大概有办法了,弟子就想着过来告诉师父一声。

谢偃:(心中欣慰)这般也是好事,阿阮姑娘能同夏公子一起,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话锋一转)无异,夏公子同阿阮姑娘之事解决了,不知你同闻人姑娘可有喜事将近?

乐无异:(心中五味杂陈)师父,我和闻人不是你想的那样,闻人、闻人她以后……八成会变成我嫂子……

谢偃:(心中一动,不知为何有些微妙心绪)是为师失言……闻人姑娘能同狼王喜结连理,也是幸事一桩。

乐无异:(听见人不误会了心情愉快)嘿嘿……以后闻人嫁给了狼王……一定会热闹的很。

谢偃:(摇头)还是不愿唤狼王一声兄长?心中可还过意不去。

乐无异:我……还不太习惯……

谢偃:好歹是你亲兄长,虽往事难料,可终究是你唯一的血缘至亲,莫要辜负了狼王一番苦心才是。

乐无异:(犹豫了片刻点头)我……尽量。就是看着他就……觉得对不起爹娘……不管哪个都是……

谢偃:……世事难料,无异,随心而为罢。

乐无异:(上前,单膝落地)师父。

谢偃:(微惊,欲起身)无异?你这是怎么了,快起来。

乐无异:(摇头,眼神坚定望入人眼中)师父……弟子不起来。

谢偃:(无法,只有看着对方)好,那无异可有何话想说?

乐无异:(抬头)师父……弟子僭越,想要师父答应弟子……不要离开弟子身边。

谢偃:(心下动容)你何苦……为师终究不可能陪你一世,况且本已叨扰定国公许久,怎好再厚颜长居?

乐无异:(倔强)爹不会不同意的,我就想要师父留在身边……有师父在,弟子什么都不怕。

谢偃:胡闹,这般小孩儿心性,为师平日里可不是这么教你的。

乐无异:(耍赖)可弟子就这一个请求,师父——

谢偃:(被闹的哭笑不得)无异,你日后可还要成家立业,带着师父成何体统?

乐无异:可是——我就想和师父在一起,像现在这样,每天钻研偃术,闲暇时说说话,能常常看见师父,师父能对我笑。总觉得……曾经失去过师父……

谢偃:(心软)起来罢,为师……答应你就是。

乐无异:(意料之外的惊喜)师父!你答应了!

谢偃:(无奈笑着点头)是,为师答应了。

乐无异:(开心过头,扑过去)师父!

谢偃:(险险稳住)……无异可是又重了?

乐无异:(反应过来脸红透了)没没没有!师父我我我……

谢偃:(心下调笑之意顿起)无异,抱得可舒服?

乐无异:(下意识)舒服……师父软软的,又香香的。

谢偃:(结果自己倒有些不好意思)咳,无异莫要胡闹。

乐无异:(还抱着,终于发觉)喵了个咪的弟子什么都没说!


乐3.0初七

乐无异出门寻找新的偃甲材料,不曾料等回来时发觉初七病倒,并且不曾就医,心急欲焚之下照顾了初七三天三夜,才等到初七睁眼——

乐无异:(眼睛里透着红丝)……初七?

初七:(意识有些不清楚)……乐……无异?

乐无异:(惊喜)初七?你终于醒过来了。

初七:(心中微讶)你……怎么这幅样子。

乐无异:(心疼和气愤一起涌上心头)还说我呢!出去个几天,你怎么就病了?我一回来差点被吓死!

初七:(皱眉,抿唇)抱歉,就是蛊虫有些不安分,现在已经好了。

乐无异:(愧疚)别这么说……我刚刚过头了,是我不对,没及时发现。

初七:(涌起些微心悸感)……

乐无异:(握住人手掌,蹭了蹭)下次,呸呸,没有下次,是以后如果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知道吗?

初七:(有些不自在)……啰嗦,我饿了。

乐无异:(将要炸毛)喂喂!不要转移话题!你(纠结半天最后放弃)好了,我去做吃的,本偃师的厨艺,你就等着吃吧!

初七:(点头)

乐无异:(下厨,做好了东西端回来)香喷喷的薏仁白米粥来啦,有点赶,还不够稠,要吃点酱菜吗?我从厨房扒拉了点儿,尝了尝味道还不错,不过比本偃师的手艺还是差了点。等你好了,再给你做最正宗的。

初七:(伸手)

乐无异:(收回来)

初七:(意外,盯着人)

乐无异:(举着碗,笑眯眯)初七——你生病了,身体不适,还是我来吧?

初七:(盯)我自己可以。

乐无异:(拖长语调)不行——要是万一打翻了怎么办?被褥很难洗而且你还得饿着——我来就不一样啦,初七~

初七:(沉默盯)

乐无异:(坚持回看)初七,听我一回怎么样,我也饿了诶~

初七:(妥协,收回视线闷不吭声)

乐无异:(开心,用汤勺挖了勺粥递在人嘴边)初七,张嘴。

初七:(张口)唔……味道淡了。

乐无异:(乐呵呵)因为你要的急,就熬的清淡了点,而且你大病初愈,吃清淡的东西最好。虽然不知道你那个蛊虫是什么东西……总归吃清淡点比较好嘛。

初七:(看人傻乐)……样子真蠢,出去几天把脑子忘记带回来了?

乐无异:(手一抖)诶诶,你怎么动了一下。你看,漏出来了吧。

初七:(感觉有些冷)你——

乐无异:(靠近人舔上去)唔……好饿,初七,不介意我吃一点吧?

初七:(唇舌交缠片刻后分开,面色微红气息不匀)……

乐无异:(耳根红了)初七……我想一直像现在这样,好不好?

初七:(被人这么热切的盯着,不自觉就点了点头)

乐无异:(贴着人额头)初七……我还想……再亲你一下。

初七:(没来得及阻止就被堵住了嘴)唔……


END


评论

热度(7)